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十三)[转帖]

2021年11月3日 1点热度 0条评论 来源: baggio785

  走过山脚时,树林里隐约看到几幢砖瓦房,几个老太太在剥菜,很冷清的小村落,我在想你们的儿孙大概也都在外面打工吧?村子旁边有一条小路直通上去,大概是村民平时打柴的路,我悄悄的沿着路向山顶走去,几十分钟后,回头看下面的公路已经变成了腰带。山顶有个池塘,里面有几个死了鸡,天很热,苍蝇在上面到处飞舞着,死一般的寂静!我准备饶过池塘到里面的密林中寻一处所,饶过后才发现白云深处有人家,这里竟然还有个小村。这个山顶是个平地,紧连着是另一座更高的山,村庄正挡在路口。看来只有穿过村庄再爬一阵子才能那已入云里的最高峰,那里才无人知晓,那里才是真正安静的地方。于是我朝村落里走了进去,大部分门户都锁着门,偶尔看见一两个老年人无神的座在门槛上,对于我这个陌生人也没问什么。很快的,我就来到最后一家人门前,准备从他家后面上山。突然从屋里冲出一条狗直奔我又叫咬,主人立刻出来喝止住,那狗兀自还在低声咆哮着。虽说是寻死的人了,可是当时还是吓了一跳。主人问我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,我正要敷衍,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用土话叫我站住。回头一看,是个很瘦的中年汗子,穿着破背心和一条短裤。我怒着问他什么事,他也一时找不出借口,笑着说要和我交个朋友。

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 </script>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://pagead2.googlesyndication.com/pagead/show_ads.js"> </script>

  真是晦气!我心里恨恨道,死也不得清净。主人拿了两条板凳出来给我们坐下,口里称呼那人为队长,我才知道这是他们小队的队长。一坐下,他就要我身份证看,我很不耐烦说你有什么资格看你又不是公安。他拿出自己的破身份证给我看说就是想和我交朋友,想知道我名字。我根本就没带什么身份证,也知道他这是无理纠缠想要弄清我这个陌生人的来历。开始大家也不好说什么激烈的话语,毕竟我又没干什么坏事。后来我不耐烦了,说是外地来旅游的,就想看看风景。说完就往屋后走去,准备到山上去。没想到他一把扯住了我衣服不放,说不给看身份证就不允许我上山,说自己是队长要为村民负责,怕我是来干什么坏事的,还说不给看身份证就抱警。我想去死!他吗的我是去死的!你知道吗?我心里这样喊着,难道连死也不能安宁?心里无端生出一股烦恶,猛的推了一下那队长,说了句:“你他吗的想干吗?你是谁呀?凭什么看我身份证?”。队长也火了,两人就要打起来了。主人赶紧劝住,我也幸幸然,知道这里不行了,搞不好他真把公安叫来了。于是转身下山,准备寻找别的处所。 这个意料之外的插曲弄的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,一时之间只觉的胸口堵的厉害,想发作。我又回到了那个池塘边,站在那里很久四处看着,看有什么别的好地方。

  当时我真想跳到池塘里去淹死算了,但是想到自己会游泳,怕万一忍不住又爬上来了。心想还是割脉来的快一点。于是就决定横着走,到隔壁紧挨着的森林深处找个地方,大约穿了十几分钟,我来到了一个周围满是小竹子的凹坑处。四周很安静,估计一般人也不会来这里的。 当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,我躺在坑里闭上眼睛准备享受这最后的时刻。奇怪的是心里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,满脑子想的只是安静,安静!嘴角竟然还有一些说不出的笑意,可以走了吗?走吧!走就走吧!

  我掏出刀片,先在自己的腿上划了一刀,看看到底有多痛。很痛!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,看着汩汩流出的血,心想死也不是那么的难吗!只要一刀划下,几分钟后就可以永远脱离这另人厌恶的世界了,从此没有了烦恼,没有了折磨,那该多好啊! 我掏出手机,将SIM卡取了出来折断,挖了个小洞埋了进去。又仔细检查了一遍,确信没有什么和身份关联的东西之后。我点了根烟,准备用全部身心吸完这跟烟后就开始上路。烟雾缭绕中我什么也没想,此时此刻想什么也没用了,我只想好好的吸根烟,想那些困苦不堪的岁月中,一直陪伴我的都是它,对于烟我已经产生了相依为命的敬意和感情。世界上事情永远都是不可预料和奇妙的!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关头,还会有事情发生在我身上!事后我常这样自嘲:也许是上辈子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老天的事吧!这辈子就永远也得不到安宁!永远别想!死都不让你安宁!

  在我的烟吸到一半的时候,身后的竹林突然一阵沙沙响,一种动物的沉闷咆哮传来!刹那间,我只觉的身上的汗毛和头发都竖了起来,人想弹簧一样跳起!立刻,我看见了一条狗!狗,又是狗!我不知道是哪里来的?它怎么来的?也许是山上那个村子的吧。没有时间给我思考,那条狗狂叫着就向我扑来。我吓的一个跟斗往前扑去,爬起来向前跑,密林的荆棘刮的我手臂道道血痕。只跑了十几米远,那狗就追了上来,我一转身,它跃起张着嘴向我扑来,一口咬在我左腿上!疼痛钻心般传来!

  我火了!我真的火了!心里冲出了一股巨大的压抑已久的怒火!死都不能安静,连你这条狗也来欺负我吗?“我操你吗个逼!”我大吼了句脏话,狠狠一脚朝狗肚子踢去!狗痛的松了嘴,叫也叫不出来,转身想跑!“想跑!他吗的看你往哪跑?”我大叫着像个疯子一样扑出去,抓住了后退,狗一回头咬住我手腕!老子今天非要你死在这里!我叫你咬我!叫你咬!吗的,我嘴里激动的说着,一把掐住狗脖子,站起身一脚蹬了下去!清脆的响声告诉我狗的脊椎断了,我从它嘴里抽出另一支手,两手捏着狗的后腿一声大喊,朝旁边的小树上抡去!喀嚓一声,狗脖子在树上撞段了,身子一下飞出去,在地上抽畜着。还没死绝,我又上去对着身子猛跺脚……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一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二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三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四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五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六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七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八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九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十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十一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十二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十三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十四)[转帖]

一个大学生的广州血泪史(十五)[转帖]

    原文作者:baggio785
    原文地址: https://blog.csdn.net/baggio785/article/details/600201
    本文转自网络文章,转载此文章仅为分享知识,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进行删除。